芒芒与奥奥

cp D小透明就不会卡机了DK
失去cp的监督简直懒成狗和失去的理智,www,日常在这咸鱼吃粮

[米优] 心

时间紧迫的无良作

*ooc严重
*日记形式?
*已经死亡的产物无脑文

@D小透明就不会卡机了DK
这个素材(。ŏ﹏ŏ)




5.23

这一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但是优生气了。他之前一直说着,我们的小吵小闹,都是感情升温的方法

但这一次不太一样

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况,我们在商业街的一家十分著名的店铺前排着队,那是优最喜欢吃的甜食。我们撑着一把伞以便于遮挡着耀眼的阳光

当时的我脑子里好像一直放空或是胡思乱想着今后的打算,我凭着潜意识行动,一步一步向前走

筱雅和君月也和我们一起,但我十分不悦,有和她们聊得特别的开心,我只是他世界的一部分无法成为那个特殊的人

优戳了戳我,"你爱我吗,米迦?"

我微笑着,淡淡的回了他"恩"

他便又心满意足的转身和筱雅聊天,用充满自豪的小眼神看着筱雅,以表示他是多么的幸福。但过了一会,又再次转过来,再次向我询问那个相同的问题,我没有留意到他当时的心情,反了他几句"什么?"

于是乎,他十分生气地从队伍里冲了出去,我丢下了伞,跑过去抓住他的手腕,"优,不要生气了好不好?"

他没有向往常一样,而是狠狠地甩开了我的手,"米迦你这个笨蛋!我再也不管你了!"

我茫然了



5.26
这了这么久,优还是没有出现在我眼前,我这也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这几太难他从我的生活里消失的无影无踪,心有点痛

我只好上网搜了一下,把恋人哄回来的方法,但优一直关着他的手机,就算我知道他大概在哪,他也不会愿意开门给我


5.30
优终于开机了,接通电话后,我连忙跑去他的住宿

他说他可以原谅我,但是有一个条件

我不顾一切,问他条件是什么

"用心对待我说的每个字,每句话,和每个表情"

之后便是手机忙音

见到他之后,连忙拍打着他的门"优,开门"

知道一个黑色的头探了出来,我顺势将门推开,抱着优,揉乱他那头柔软的黑发

"好,我,答,应,你"

[米优] 感染者。 其二

时隔一周,回来冒个泡 @D小透明就不会卡机了DK

食用注意
※ooc
※没心没肺的文笔
※可能刀子走向


等他醒来后,迅速的退后了几步,十分警惕地盯着米迦尔。米迦尔也习惯了这种表情,将语气放缓了,伸出自己的右手

"你好,我是百夜,百夜米迦尔"

但对方也没有打算伸手回礼,也没打算报上自己的名字,米迦尔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,转身,在书柜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书,坐在书桌旁看了起来

少年发现过了许久,对方也没有什么动静,或许他真的只是打个招呼,并没有恶意,于是,他用极为微小的声音回答

"百夜优一郎"

偶然吗,是同一个姓氏,米迦尔心中暗暗想到

"那,小优你先休息一下,有事请可以在三楼的书房里找我"

"嗯"

除了平日里的研究,米迦尔还要照顾优的饮食起居,优也渐渐习惯了和米迦尔一起相处,但一直沉迷不语。米迦尔知道他还没有完全信任自己,所以也不去过问优的过去

几个月后,优和米迦尔在庭院里散步,借着月色,优和米迦尔一起坐在秋千上,优看着月亮,淡淡地说着自己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小镇里,但这里的人们都生活地很幸福,哪一户人家有困难,都会尽力去帮助。

优16岁生日之后的几个月,接连有人因一种奇怪的疾病死亡,所以人们都认为是因为优带来了厄运。尽管她的母亲一直护着他,却在一天夜里,村名们忍无可忍,拿着火把来到他们家里。把他妈妈绑在木十字架上,活活烧死了。他很害怕,想去救母亲,可他却逃了出来,在这里四处游荡

直到他来到了这里,他觉得这里有方法可以拯救村名们,然后就遇见了米迦尔

米迦尔不忍心再听下去了,竟然让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承受这种痛苦

"但现在会没事的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"

优准备回去睡觉了,却不知怎么,站起来后,脚却不听使唤,重心不稳,又坐了下来

米迦尔直接抱着优

"小优就是个笨蛋呢"

那天之后,米迦尔更加专注于病毒的研究。他甚至整天地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,优也不想去打扰他,于是二者相处时间越来越少

优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,他最近走路的时候,总会不知意间腿变得哆嗦,但他不想去打扰米迦尔,不想再脱米迦尔的后腿

但事态一发不可收拾

米迦尔想到近两个月都没有和优一起吃过饭,一起出去散步了,他决定晚上给优一个惊喜

他走进厨房,小心地切着肉片,心里美滋滋地做着一切准备

他去优的房间,敲了一下房门,但没有人回应。米迦尔又敲了几次,依旧没人回应。米迦尔心慌了,

"小优,小优,你在这里的吧,快开门啊"

米迦尔也不顾什么礼仪了,直接破门而入,但房间里只有随风摇曳的窗帘和家具

他在城堡里地毯式地搜索,但回复他的,只有空荡荡的回音,他甚至在庭院里叫唤着优,没有回应后便急急忙忙跑出街道

他突然想起庭院里有一个优最喜欢待的地方,他迅速往回跑

"可恶,居然把那个地方给忘记了,小优,你一定要平安"

等他回到庭院里,已经是黄昏了,优十分安静地睡在了草地上,太安静了,米迦尔走到优身边,发现他消瘦了许多,他轻轻地呼唤着优,可没有反应

他颤抖地弯下身子,果然太安静了,优的心跳十分微弱,他直接抱着优冲回实验室,将优放进金属机械里,暂且维持优的生命

可疫苗还没有完成...

"可恶,"一向冷静的米迦尔变得焦躁不安"他跪地,不停地抱怨着自己,不停地谩骂着自己,责备自己

居然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,甚至还没有说一句分别的话,他把自己锁在书房里,他决定去外国寻找疫苗,寻找解决的方法

"他对着没有生命的机械,小优,等我找到疫苗,我会再来的,你要等我....






end

【米优】感染者

在备考之余写了这篇文章。


质量文风什么的我真的没有什么保证,可能逻辑很很乱


不喜勿喷


但我依旧爱着他们两个


 @D小透明就不会卡机了DK 

哈哈,被cp催了好久呢



食用提醒

#ooc     #刀子    #夹杂了点负面情绪

可以的话请继续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多个世界,多号人物,世界时间线停止在这个时刻,没有里的世界,在长的寿命,再多的时间,再美的景色又有何意义


米迦尔回到那个多年未回的地方,他现在有这个能力,去见那个一直待他回去的重要的人


他走在路上,那些曾有他最爱吃的食物的店铺紧紧的关闭着大门,之前的点点滴滴的记忆冲刷这他的大脑,锈迹斑斑的铁门被推开,吱呀的声音夹杂着草丛中窸窸窣窣的身影“是我”米迦尔冷冷地盯着草丛中,那黑色的身影失去了原本的气势,退回自己原本的位置


 他走进那座城堡中,随着沉重的脚步,一排排的壁灯点亮了昏暗的环境,走廊的尽头仅有一扇紧闭的木门,51个枷锁杂乱地串在一起,米迦尔放下手提箱,从中拿出钥匙 ,熟练的打开一个个的锁


多久没回来了,把门打开后,厚重的灰随着门的移动轻轻飞扬,他粗略打扫了一下,走向一个金属机械旁,在操作台上打开了一个开关,机械外壳缓缓打开,小心翼翼地将薄膜从少年身上移开,将一条条输送营养液的管子从少年身上拔下来,他双手捧在少年苍白的脸颊,用手轻轻抚摸着那没有温度的皮肤,单膝跪下,低头,在少年额上落下一个真挚的吻


“小优,我遵守约定,回来了”


从手提箱中取出一只试管,将针头插入少年静脉,将液体注入其中。他命令刚到达的侍卫打扫卫生,自己则待在优身边,双手握住优冰冷的手,等待着那所谓奇迹的发生


米迦尔温柔地看着优,“小优,你答应过我的,等你病好了之后,我们一起去旅游,去世界的角落留下我们的回忆。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你厌恶的战争了,所以,求你了,小优”


五年前


人类和吸血鬼还在持续着战争,双方一直僵持着。但在局部地方,一种病毒开始蔓延,同时感染者人类和吸血鬼。最初双方都不把这件事放在眼里。知道它悄无声息地遍布日本。


双方都派遣专业人士调查着这件事,才得知这种病毒的潜伏期为三个月,但在这期间可能又出现手脚不麻利的现象。而到了中期,病毒会迅速感染正常的细胞,不断循环,然后身体部分肌肉坏死。之后感染后心脏后,直接死亡。被人们称为“感染者”


不得已之下,双方签订了停战协约。米迦尔自然选择在城堡中研究病毒的疫苗。但很多相关的研究人员无法坚持到最后,逐渐坏死。当米迦尔一筹莫展的时候,打算去寻找方法。“有一位异客啊”


米迦尔警惕地走过去,但只是发现一个蜷缩着身体睡觉的人。米迦尔便把他带进了实验室,检查了一番后,塌陷这个脆弱的人类居然没有被感染,于是将他抱回了自己的卧室




TBC


阴阳寮日常

这里是ooc如山的寮里日常

然拖了这么久,但我还是很有爱的干了出来的@D小透明就不会卡机了DK

小学生文笔

不介意的走起


在贪嗔痴里的某阴阳师正分神想着家厨房放着的一堆猪肉,养家糊口的痛你不懂,寮里一家老少啊,还有最近有抽卡活动,凭空多出了200多个N级小鬼。害怕肉类的阴阳师默默看着眼前切小怪的陆生,刀光一闪就是一个小朋友,突然get到了什么

阴阳师:陆生呀,少主呀,看你刀法熟稔,刀剑精炼…………

陆生(有种毛毛的感觉):……你有何事

阴阳师:回寮帮忙切个猪肉呗(食梦貘瑟瑟发抖)

陆生:滚

阴阳师回头看着备战队伍:啊……犬神呀,那啥……

犬神:雀儿今天天气好好哦我们出门逛逛吧 !

阴阳师:别走啊喂,刀剑乱舞来一下啊啊啊啊

茨木(永远温柔善良的大队长):晴明吾来帮汝吧,说着就往寮里走

阴阳师:不......茨茨等一下(还在贪嗔痴本里脱不开身)

哇嘎狗啃!阴阳师默默看着自己寮里一只地狱鬼手腾空而起……

阴阳师:判官……把阎魔叫过来一下

             我的厨房被地狱鬼手拖到了地府……麻烦帮忙弄上来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还有……顺便去猫咪庭院通知一下大天狗修一下屋顶

狗子:妖在寮中坐,活从天上来

狗子在夜空盘旋而下:我夜观星象,前几日薄暮冥冥,群星隐耀;而今日紫薇居中,有众星捧月之象依照伏羲八卦中的图像……

酒吞举着酒碟:说妖话

狗子:前几天一直非气萦绕,今天感觉我们寮的欧气突然又充盈了回来了呢

召唤室里突然传来一阵惊呼:天啦是山风小哥哥,大家快来看看呀!

一些爱看热闹的小妖刚刚凑过去,又是一阵金光闪耀:哎呀小小雪童子!!欢迎欢迎!

狗子洋洋得意:据我观测而知,那个非洲少女阴阳师强烈的非气和寮里的欧气交战十五天,一直占据上风,今天终于能看见星星的金光了

掉线了的非洲少女通过小纸人送信:发来贺电……但是你们怎么这样,难道我不是你们的亲阿爸(阿妈么)?!!(痛心疾首)

酒吞、狗子、茨木、荒总 :并不是(冷漠脸.jpg)
 

emmme从召唤的角度上说好像没毛病呢。。。

小纸人再次传达非洲小孩的怨念:狗子我记住了我要把你的御魂扒掉给山风哼!

刚刚跑去搜罗了仓库的副会长:茨木山风宝宝就交给你了

茨木:欸汝竟然保留了山风的童年??

副会长:嗯……(其实很不甘心然而翻箱倒柜都没有找到足够的觉醒材料和黑蛋……)

酒吞:晴明竟然又要让茨木带孩子超级不爽(过了几天趁着荒骷髅混乱怼死了花鸟……)

花鸟:??????

在圣诞节前夕的一个约定(撒花) @卡机会死DDK

小学生文笔2333

严重ooc,不介意的走起




黄昏下的街头格外萧条,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,以便阻挡凛冽的寒风,从未落下的雪花,也从未与你一同欣赏雪景。但每当走在你的身旁,注视着你,那一切都无所谓了。

每天重复着同样的行程,走着同样的路,我们的关系却只有我们两个清楚。最初不期然的相遇,直至之后的路,不是挥舞剑花那般行云流水。必有无数坎坷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一片死寂,一座座的大楼就像被酸一点点的侵蚀着,残缺不齐。锈迹斑斑的牌匾悬挂在商店的门前,血色渲染了整个天空。

“梦?”

优一郎不由自主地抓紧了米迦尔的手臂。但眼前的一抹新绿显得格外突兀。

“米迦,我们过去看看”

“嗯”

荒废已久的杂货店,整整齐齐的商品陈列在柜台上,厚厚的一层灰依附在包装袋上。里面的盆栽却意外的茂盛。他们怎么能在这种条件下存活下来的,好厉害。

“小优,这里有些不对劲,你过来看一下”

不同于以往温柔的嗓音,使优一郎正准备去触碰盆栽的手悬在了半空。但他还是走了过去,顺着米迦尔的视线看去,一堆文件和照片在一个纸盒里。但优一郎瞳孔一收缩,小心的拿起里面的照片。

“这是我们?怎么会。”

他们一份份查看,里面全都是他们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甚至精确到了对话内容。好像是从孤儿院开始的相遇,包括现在……

店里的盆栽开始喧嚣着,摇曳着,米迦尔连忙抱起跌坐在地上的优,冲出了这个诡异的地方。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tbc

[米优]花语

花语[米迦生贺]

食用说明:
学院paro  补习梗[其实基本没有]
普通人(学霸)米X普通人(并不是学渣)优
双方互相暗恋[如果看得出来。。。。。。]
因为是和姬友 @卡机会死DDK 一起想的所以如果撞梗纯属巧合hhh*^o^*
ooc是有的。。。。。。
文笔小学毕业,不知道读起来舒不舒服。。。。。。
生日当然发小甜饼~

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↓




米迦生日快乐啊!!!我和姬友都爱你啊!!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五月的天气总是使人烦躁,温度不断攀升着,硬是把人的头脑闷得迷迷糊糊。即使已经到了下午最后一节课,天色也只比中午暗了那么一点点。讲台上红莲老师的话语已被蒸发地无影无踪。在这小小的接近密封的空间内,二氧化碳的浓度不断上升,优的眼皮沉重的睁不开,视野开始变得一片昏暗。

一只粉笔划出优美的弧线,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优的头上。

“小鬼,不要以为米迦尔帮你补习,你就可以在我的课堂上睡觉。”红莲不爽地哼了两声。

“啧。”优撇撇嘴,揉了揉脑袋,原本耷拉着的眼皮在疼痛的刺激下倒是抬高了不少。

不过这家伙就没有认真听课的打算。他托着腮,双眼看似专注实则空洞的盯着黑板走神。

五月一日啊,是米迦的生日呢。优的视线落在桌上的便利贴,上面用黑笔写了“五月一日”,有一个大大的圈把它圈在了里面,又在一旁打了个大大的红色星星。

优其实在礼物方面纠结了很久。米迦又不喜欢吃甜食,所以甜点蛋糕什么的一下子就被他排除了。可是除了这些,他很难再想些出什么。

不行啊,米迦
几乎知道我的一切,而我,对他一点都不了解,真是的,这样就不算是家人了啊。

优握紧拳头,却突然想起筱雅向他推荐过的一家花店。他也去过那里,那有很多种风格不同的花,可在花海中只有一束小小的花吸引了他。有了!优的双眼亮了起来,恨不得马上听见悦耳的下课铃声,然后和学校say goodbye。

铃声才刚刚响起,优就把桌上的东西胡乱往包里一塞,“噌”的一下溜了出去,留下身后气急败坏的红莲。

虽然优想马上去花店,但首先要和平日和自己一起回家的米迦打个招呼。来到米迦的班级门口,优发现他身边围满了女生,米迦正和一位有着微卷长发的女生交谈,他脸上挂着温柔的笑,从窗外进来的阳光在他身上撒了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米迦还是一如既往地受欢迎啊。优莫名感到心塞塞的,好像有什么堵住了一样。

“小优?一起回家吧”米迦留意到门外的优,露出的笑容依旧的温暖。

“抱歉,今天有点事,我先回去了”优朝他挥挥手,便转身跑了。所以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米迦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。米迦和身边的女生说了声抱歉,转头收拾他的物品。

优快步走在繁闹的街道中,寻找着自己的目的地。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一家小小的店面前,门口摆着几盆漂亮的红玫瑰,透过玻璃门可以隐隐约约看见里面夹杂着各种鲜艳色彩的青绿。优推开门,门口的风铃发出了叮叮咚咚的脆响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坐在柜台前的是一个粉红头发的小萝莉,优正在想着谁那么没良心雇佣童工,就听见可爱的小萝莉这么说:“我可是这儿的老板娘哦!”语气中带了一丝丝的不悦。

20平方的小空间,却有着琳琅满目的绿色植物;明明这么小的空间,又摆放了这么多东西,却不显得拥挤。他不由得感叹这个小萝莉很有能力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“看你这样子,是来找礼物的吧。”小萝莉再次出声,却摆出了一副女王范,“如果你求我的话,我克鲁鲁说不定会给你什么建议哦!”

原来叫克鲁鲁啊。优没有在意她的态度,他的目光在每种植物上划过,最终锁定在了一束花上——白色洋桔梗、 白玫瑰,深蓝色绣球,栀子叶及银叶菊。

见他拿起了那束花,克鲁鲁嘟嘟嘴,没想到这家伙眼光还不错。

接下来就是去米迦家里补习了。他捧着这一束花,来到了米迦家。此时天已经被夕阳染红,优的脸上也蒙上了一层红晕。他犹豫了一会,还是轻轻的按下了门铃,随后迅速把花藏在背后。过了许久,门被拉开了,门后的米迦头发上还挂着些水珠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优的脸不禁更红,把头别到一边去。

“小优,先进来吧,今天补的是物理哦。”米迦一眼就发现优后面藏着什么东西,但没有过多的问。
过了玄关,优终于鼓起了勇气,把花束捧在身前,却又别扭地扭过头去,“这个,给你的生日礼物,虽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东西,才不是特地帮你选的。总之,生日快乐。”

“谢谢,小优”米迦再一次温柔的笑了,不过这次多了一些优没有见过的情绪。他接过那一束花,小心翼翼地放在柜面上。

暖色调的灯光,散落在米迦的金色的头发上,花的颜色和他的发色很相近呢呢。清澈的蓝眸,果然是最漂亮的天空。啊,米迦果然很帅气,被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也理所当然吧。

优的心再一次隐隐作痛。

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优的头上摸了摸,这让优的思绪全部回到了现实世界中。

“小优,听君月他们说你今天被粉笔打到头了,现在还痛吗?”优抬头,撞入了米迦清澈的蓝眸,里面充满着担忧。

“没关系的,已经没事了。”从手心传来微凉的温度,优的心跳漏了一拍。米迦帅气的脸放大了好几倍,双眼注视着优。

这也太犯规了!优的耳根变得通红,但很快就因为他刻意冷静下来而消失。不过,这一场面,米迦都看在了眼里。

他不由得笑了,用力揉了揉优的头,“既然我生日,那今天就不补习了,去客厅看会电视吧。”
两人紧靠着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里播的狗血言情剧。无聊再加上下午寻找花店的奔波,很快疲惫使优靠着沙发睡着了。米迦拿来毯子,贴心的帮他盖上了,眼里的光芒是连他都没有意识到的宠溺。他找来了一个空花瓶,小心地取出花束里的花,一支支地插进里面。桔梗和玫瑰互相依偎着,宁静而美好。米迦看着桔梗和玫瑰花,露出了平静温暖的笑。

“你我约定难过的往事不许提,也答应永远都不让对方担心……我会好好地爱你傻傻爱你”——这是它们组合起来的花语。

FIN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感谢观看

写完了真是不可思议o_O[论文科不好怎么写文@_@]
第一次写文就是生贺有点小激动哈哈
姬友帮我我改了很多啊[感谢www]
米优真好我爱他们